云南 > 本网专稿

【喜迎二十大 基层大练兵】 云南安宁:“工业立市”背后的工会力量

来源: 中国日报网
2022-09-22 21:36 
分享
分享到
分享到微信

昆明工业看安宁,安宁工业看草铺。近年来,在安宁市草铺街道工业园区内,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,特别是一些在建工程项目,更是聚集了大量的农民工,而这些农民工大部分没有签过劳动合同,由于缺乏合同意识,导致各种劳资纠纷不断。

近日,在安宁市“喜迎二十大 基层大练兵”全媒体主题集中采访活动中,记者了解到,为切实做到小事不出单位,大事不出街道,农民上访事件在草铺街道总工会的介入下,均得到妥善解决,在安宁市“工业立市”的进程中,进一步彰显了工会力量。据统计,从2018年至2021年10月,草铺街道总工会共接待处理农民工上访事件105例,涉及农民工584人,其中,拖欠工资92例,涉及金额740.1347万元。

农民工朋友的“靠山”

中午时分,初春的阳光暖暖的洒在身上,走进草铺街道总工会的办公场所,墙壁四周全挂满了锦旗。“依法维权,不辞艰辛”“高举法律利剑,斩断伤者之忧”“心系农民工,真情暖人心”……每一面锦旗都载满了信任,写满了感激。

据了解,草铺工业园区内现有非公企业189家,除此之外,宝武集团昆钢二期、新材料产业园区等扩建项目相继开工,有的一个项目工地就聚集了数千名农民工。

由于缺少法律意识,这些农民工基本上没有签订劳动合同,在此之前,农民工能否顺利拿到工钱,指望的就是老板的“良心”。可现在,他们多了一个可靠的“靠山”。只要合法权益受到侵害,就到草铺街道总工会找朱绍宏。

18年前,朱绍宏通过参加云南省总工会组织的培训取得了两个证一个是《劳动法律监督证》,另一个是《劳动争议调解员证》。凭借这两个证,朱绍宏帮助大量的农民工讨回了公道。

“拿起话筒就能演讲,挂上哨子就能当裁判,换双球鞋就是运动员。”草铺街道一名工作人员这样评价朱绍宏,在同事眼里,朱绍宏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全才。把能说会道用在农民工维权身上,是朱绍宏的优势。

2019年1月23日,距离除夕还有11天时间。这个时间节点,大街小巷里已经挂起了象征喜庆的红灯笼,年货街上人潮涌动,把年味的气氛推向高潮。这天中午,朱绍宏和同事正在吃午饭,刚端起碗,他的手机铃声就响起来,接通电话后,得知一家企业发生农民工集体讨薪事件。朱绍宏和同事扔下饭碗,就赶往现场。

到现场后,经过调查发现,这是一起涉及180名农民工工资的群体性讨薪事件,涉及金额196万元。在进一步了解真相的过程中,朱绍宏意识到,这不属于拖欠工资的范畴。这个工程涉及5家企业,在签订合同时就明确约定,这个工程到次年6月完工,在此期间,均只能按照工程进度支付相应款项,工程验收合格之后才能全额支付工程款。

一边是农民工要拿钱回家过年,一边是企业都在按照合同约定履行相关职责。这个时候,对朱绍宏确实是一个两难的考验。不过,在多年参与农民工合法权益维护的过程中,朱绍宏经常会面临这种状况。每当此时,他就得费上许多精力做企业方的工作,请企业理解农民工,先行垫付农民工工资。“如果企业违法了,可以启动相关法律程序进行维权,但在这起纠纷中,几家企业均按照合同正常履行职责,这就得从情感上做企业的工作。”朱绍宏说。

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,经过朱绍宏和街道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,当事5家企业同意先行垫付农民工的工钱。

擅于维权更敢于维权

2020年9月30日,马上面临中秋国庆,下班之后,朱绍宏原以为可以轻松享受节前难得的安宁。就在这时,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,这是昆钢二期的一个建设项目,由于项目体量大,其中不乏有中国一冶、中国二冶等央企的身影。

在此前,一个项目往往会涉及到总包、分包、劳务派遣等多家单位,关系错综复杂,特别是劳务派遣公司和农民工之间,永远有扯不完的纠纷。接到电话后,朱绍宏立即奔赴项目部。当天忙到了夜里11点半,朱绍宏总算把各种关系理顺了。于是,朱绍宏和几家单位以及农民工约定,国庆收假后的第一天就到草铺街道总工会解决问题。

收假后,几家单位按照约定时间来到工会,在总包、分包之间,并没太大的争议,但到了劳务派遣公司和农民工这里,就乱成“一锅粥”。农民工和劳务派遣公司各执一词,都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证据辅佐自己的说辞。

农民工算出来的工资是76万元,而劳务派遣公司给出的数据是60万元。“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儿子媳妇说的大道理。”就为16万元的差价,双方从早上一直争论到下午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这时候,朱绍宏站了出来,他剖析了双方争议的焦点,并建议,双方各退一步,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,在他的调解下,劳务派遣公司拿出68万元发放了农民工工资。

“双方都没有可以佐证的证据,只能出此下策,如果农民工拿得出证据,劳务派遣公司少一分钱都不行。没有相应的证据,只能用双方都能接受的条件协调矛盾。”朱绍宏说。

周振南是昆钢二期指挥部农民工劳资专管员,在昆钢二期的建设过程中,曾多次和朱绍宏参与过农民工维权案例。在周振南眼里,朱绍宏擅于维权,也敢于维权。

从源头上治理是根本

在朱绍宏的记忆中,农民工劳资纠纷在2019年底尤为突出,曾出现早上的讨薪纠纷还没解决,下午又有新的讨薪纠纷出现。看着农民工维权案例的数据不断上升,朱绍宏意识到,随着安宁工业立市的意见出台,草铺街道以后的企业会越来越多,如果不从源头上遏制侵权行为,这意味着以后维权工作的任务会越来越重。

去年1月,草铺街道总工会召开维权工作运行分析会,结合《工会法》《社会保险法》《劳动合同法》等相关规定,制定出《农民工权益监督约定书》。这份约定书中,其中一条这样写道:因建设单位未按照合同约定及时拨付工程款导致农民工工资拖欠的,建设单位应当以未结清的工程款为限,先行垫付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,分包单位拖欠农民工工资的,由施工总承包单位先行清偿。这一条协议也就意味着,所有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行为,都由建设单位和总承包单位先行垫付,避免了以往推诿扯皮的现象,处理问题时效率也高了很多。

每次去企业签订《农民工权益监督约定书》,朱绍宏都会以开玩笑的口吻对负责人说:“以后有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行为,我就来找你,我们可是签过约定书的。”企业的负责人也直率地回答:“放心,我敢签这份约定书,我就不会拖欠农民工工资。”

从去年1月开始,草铺街道总工会深化农民工源头维权机制正式启动,86家用工单位签订了《农民工权益监督约定书》。自推出《农民工权益监督约定书》后,与上年同期相比,劳动纠纷案件大幅度下降,更重要的是:出现纠纷时,解决问题的速度更快了。

尽管草铺街道总工会推出的《农民工权益监督约定书》已经取得了极好的维权效果,但草铺街道总工会不满足于此。今年1月13日,草铺街道发出了成立劳动关系协调委员的通知,在这份通知中明确:调解委员会由街道办、派出所、司法所、人社、综治维稳、工会等人员组成,朱绍宏兼任办公室主任,具体负责组织开展工作。

“2021年,草铺街道总工会推出了《农民工权益监督约定书》后,农民工维权案例降为20起,因此,从源头上维权就显得尤为重要。也正是基于这种原因,今年,草铺街道才决定成立劳动关系协调委员会。”草铺街道党工委副书记、办事处主任董坤说。

期间,在为农民工维护合法权益的同时,草铺街道也加大了企业的服务力度。今年3月,草铺街道办与安宁市总工会举办了“春送岗位”现场招聘活动,既为当地剩余劳动力找到了工作,也为企业解决了用工难题。

为提高工会的服务效率,草铺街道还安排一名工作人员充实到草铺街道总工会。疫情防控期间,草铺街道总工会组织医院工作人员到企业为职工注射疫苗。“我们的目的就是在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的同时,为了给企业提供一个安全高效的营商环境。”董坤说。

安宁市总工会常务副主席杨文华看来,安宁市工业比较发达、职工人数较多,市总一直在思考如何结合新形势更好地服务好职工,打造全方位的职工服务圈。通过调查研究,市总工会与企业、街道、社区联手,创建服务职工“3+X”满意系统的改革思路。草铺街道工业园区里企业多,工会在企业中的认可度比较高,所以,“3+X”满意系统得到了企业、职工的认可。

箭飞多远,取决于弓之张力。一个城市的发展,取决于企业的活力。在“工业立市”的背景下,草铺街道总工会承载着更多的厚望。(中国日报云南记者站)

【责任编辑:邵冰琦】
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: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日报网:XXX(署名)”,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,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、使用,违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请与010-84883777联系;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日报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体如需转载,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,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。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属中国日报网(中报国际文化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使用。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使用。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:rx@chinadaily.com.cn
中文 | English